第258章 章九一 服血丹离皇入道_神诡异仙
四方小说网 > 神诡异仙 > 第258章 章九一 服血丹离皇入道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58章 章九一 服血丹离皇入道

  第258章章九一服血丹离皇入道

  “南奕”修为,暂只养气大成。

  而南君悦几人,都是蜕凡圆满修为。

  他们纵使聚在一起商谈耽搁了点时间,出城比“南奕”晚,其遁术施展开来,也能很快后来居上。

  不过他们并不是直扑“南奕”所在,而是仗着遁术之速,绕到“南奕”前方,确定南奕没有在前方预先备下伏兵的同时,准备寻一处地方反过来设伏“南奕”。

  但“南奕”都还没走到离皇准备设伏的地点,尚在半路,竟突然消失不见。

  却是裘长生算着脚程,按蜕凡圆满修士正常遁术之速,估算画诡阁追来的几人应该到了何处。

  因为凰念儿操控的红黑色乌鸦一直待在画诡阁附近。她虽没见到狐千却,却有看到南君悦一行四人离开画诡阁,可及时告知南奕。

  裘长生据此可知画诡阁修士出城的大概时间。

  他估算几人脚程,应早已追上了他才对。

  但裘长生神识感知身后,并未发现直奔他而来的修士。这说明画诡阁几人多半是绕到了他前方,想埋伏于他。

  裘长生只有养气大成修为,但主修长生真气,连《游神法》都只是随意兼修,战力极弱,甚至连养气小成修士都未必能稳胜。

  他根本不打算和画诡阁修士打照面,算着差不多了,直接激活「游回印」,传送至南山县。

  离皇正操控南君悦肉身布设法阵,结果刚布阵到一半,“南奕”没了。

  他手上动作一顿,仔细感知「长生戒」方位,发现已到了南边很远。

  他只大概确定是现今的汉郡,却不知具体是在汉郡何处。

  “不必再等了,南奕已使了不知什么手段,瞬间传送到了汉郡。”

  离皇语气略显不快。

  很显然,他们被南奕耍了。虽然南奕没想着设局伏杀,却故意遛了他们一程,才就此传送回汉郡。

  南奕本可以在城中便传送回汉郡,非得将他们引出来一程,才掐着时间传送离开,无疑是一种嘲讽。

  而嘲讽之余,南奕应该还在画诡阁附近设有眼线,知晓他们何时离开的画诡阁。

  不过这倒是正常操作,谈不上稀奇。

  毕竟孔谦死后,画诡阁与南奕之间相互提防、相互算计,完全可以说是摆在明面上的事。

  离皇也只是将自己隐于幕后,借着画诡阁的皮来试探南奕。

  但离皇完全没想到南奕会有传送类的神通或诡器,竟直接跳出了他的影响范围。

  他再想试探南奕底细,也没法追到汉郡去试探。

  可以说,当离皇试探出南奕有传送手段时,也意味着离皇失去了继续试探南奕的资格。

  这一刻,离皇心中有三分算计落空的沮丧,更有七分对修士逍遥自在之身的向往。

  他不欲再等,瞬间做了决定:这一世,依旧靠诸生血丹入道;等朝臣惊讶,便推说是南奕长生真气之助力,助他顺利接引源炁。

  既然南奕仗着逍遥自在之身传送回汉郡,他便想办法给南奕吸引火力,将仙门视线全都引到南奕身上去。

  ——若南奕长生真气即可让凡人轻松接引源炁,必将震动仙门格局。离皇如此说,却是要将南奕推进火坑。

  这时,南君悦也控制着身体打趣道:“道友,南奕若是走了,这布阵材料,可报销否?”

  听出南君悦话语中的幸灾乐祸之意,离皇冷哼:“放心,我会让钟离她们补给你。”

  南君悦略有些哑然失笑。

  他是画诡阁中唯一不知离皇身份者,对离皇并无特别恶感,只是对离皇之前仗着先知者身份,逼他立下三年之约时胜券在握的模样有些单纯的不爽。

  现在见得离皇算计落空、隐隐有几分吃瘪羞恼,南君悦稍稍打趣上一句,便已心满意足。

  只是南君悦心里高兴,离皇心里,却是愈发冷肃,杀气腾腾地毅然做出好几个决定。

  他与南君悦立下三年之约,要在三年内颁布传位诏书,将离皇之位传给南君悦。

  这一切的前提,自然是他成为修士,不必再留恋凡间权势,可以改为在这一世,多探知一些修行界的情报,便于下一世做出规划。

  离皇本想陪南奕耗个一两年,慢慢熟悉南奕,掌握南奕底细,然后再套套近乎,看能否争取先混到一个源武者之位,并设法以源武者之身入道。

  但南奕突然传送回汉郡,压根都不留在离京城陪他玩,他的一应心思,自然尽数落空。

  离皇无奈,只得改变策略,仍旧靠诸生血丹入道,却设法为南奕吸引火力,借十大仙门为刀,争取在三年之内逼出南奕尽可能多的底牌。

  与此同时,被南奕戏耍嘲讽一番后,离皇也在心里发狠道:下一世,他一定会走南奕的路,文抄南奕的小说,觉醒南奕的天赋,开辟南奕的真气武道,最终让南奕无路可走!

  离皇收回意念,让南君悦等人自行返回画诡阁。

  他意念重归本体,于离宫深处,霍然睁开双眸。

  然后,离皇取出了一个玉瓶。玉瓶中不是别物,正是他上次带回宫中的诸生血丹。

  此丹外观妖艳绚丽,说是血丹,却如珍珠般晶莹剔透,然后在表面勾勒有好似五彩虹光交融在一起的花纹,仿佛蕴藏着无尽玄妙。

  离皇倾下玉瓶,将一颗诸生灵丹轻轻倒入掌心。

  诸生血丹散发出迷人的香气,若有若无地环绕在离皇鼻尖,仿佛单凭香气,都能带领着离皇进入一个全新的境界。

  看着诸生血丹,离皇从内心深处涌起一股渴食之意。

  这是源于补全自身的生命本能,即便离皇早已经历过一次,也难以压抑身体本能涌现的渴望。

  他摇头,于心中轻叹:这一世棋差一招,仍旧得靠血丹入道;下一世,争取不再服食血丹。

  ——服食诸生血丹,实是将丹中怨念残魂掺入自身魂魄,壮大魂魄,进而滋长灵根,觉醒天赋神通。虽能藉此入道,却会使魂魄不纯、资质也差,即便可以修行,也难成大器。

  如果有的选,离皇并不想服食诸生血丹。

  但现在,只能等下一世再尝试不依赖血丹入道了。

  离皇抬手,将诸生血丹置于舌尖,血丹立即化作温热的液体,顺着喉咙滑落入体,接着散入四肢百骸。

  随着温热的药力在体内流动,离皇闭眸,仿佛能看见百位稚童出现在识海中。

  稚童们哭着叫着,声音凄厉。

  识海中的离皇,却仿佛仍旧端坐在帝座之上,漠然俯视着百位稚童,就好似高高在上的仙神,视百姓为刍狗一般。

  然后,稚童们便陆续化为了血水,融入离皇识海之中,使离皇识海扩张、魂魄壮大。

  同时,离皇冥冥中的无形灵根,也被滋养得越发茁壮。

  早就有过一次服丹体验到离皇,仍旧紧守心神,以上帝视角内视己身。

  他看到自己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,唯有九宫之所在,在虚化的同时,散发着绚丽的光泽。

  而灵根,则是位于人体中轴线上,能在内视时同样显现光泽。

  天生灵根完整者,将上下贯穿泥丸宫、紫府宫、玄冥宫、金阙宫、黄庭宫、如意宫、混沌宫、造化宫、希夷宫。

  就好比是一棵树,灵根为树干,贯穿九宫,联通天地;九宫则是树干分出的九处分枝,缔结法种,即可长出道果。

  天生灵根完整者,稍有机缘,即可如蒙天启般,自然觉醒天赋神通,长出第一颗道果。

  天生灵根不全者,则是九宫并未全数贯通,或可接引源炁,强行打通九宫之间的路,即强行刺激灵根滋长。

  如果在接引源炁过程中能撑住,撑到灵根贯通都没有暴毙,同样也能入道修行。

  一般而言,天生灵根联通了八宫者,只要提前做好藏精期的观想修行,使自身体质契合特定源炁,只需打通最后一宫,基本不会暴毙。

  而后每多一宫需要接引源炁来打通,暴毙几率就会增加一成。

  换言之,天生灵根联通七宫者,强行入道的暴毙几率,为一成;

  六宫,为两成;

  五宫,为三成;

  四宫,为四成;

  三宫,为五成;

  两宫,为六成;

  一宫,为七成;

  一宫都没有,则是为九成八。

  之所以一宫都没有,暴毙几率为九成八,不是八成,是因为其他人至少可以照着已有灵根来打通路径,是在设法滋长灵根;

  而一宫都没有,当真是一点参考都没有,完全凭感觉来自行结出灵根,着实不太现实。

  然后,离皇的天生灵根,只联通了两宫。他若接引源炁强行滋长灵根,暴毙几率为六成,四舍五入就是十成十。

  离皇虽然渴求入道,却也惜命,并不愿老老实实接引源炁,赌命入道。

  所以,他服下了诸生血丹。

  以百位稚童的怨念残魂,化为自身灵根滋长的养料。

  当离皇体内灵根贯穿九宫,彻底联通天地时,因其并非接引源炁,遂自发交感天地间的诸多法理,尤其是陨落仙神的散逸法理。

  与离皇相性高的法理,将自然流入其体内,化为天赋神通的形式,再现人间。

  上一世,离皇懵懵懂懂,完全是被诸生血丹推着觉醒天赋神通,最终觉醒天赋「帝心引力」。

  此天赋,一方面让离皇有类似坐忘仙门「坐忘道心」的“帝心”,可以守住灵台清明,并作为诸法种之枢纽,相当于一种全方位强化的正向buff;

  另一方面,则让离皇拥有通过消耗王朝气运以编织命数的布局能力。

  他上一世能最终拿下画诡阁,获悉画诡阁七宿的具体底细,正是靠着「帝心引力」布局。

  虽然作为代价,王朝气运被离皇耗去不少,甚至引来了坎震兑三国联手来攻的局面,但离皇仗着身怀春秋蝉可以重生,并不心虚。

  不过这一世,离皇不想继续觉醒「帝心引力」。

  「帝心引力」虽好,布局见效却慢。这一世,离皇已然立下三年之约,想的是尽快搞定京城局势,好得到探索修行界的时间,不欲花费时间慢慢布局收网。

  所以,这一世,离皇想在觉醒天赋神通时略微干涉一二,觉醒新的天赋神通。

  「帝心引力」是离皇相性最高的法理,却不是他唯一一个相性高的法理。

  不加干涉下,其它法理抢不过「帝心引力」。但离皇这一世有了经验,稍加干涉,最终让自己觉醒了一个新的天赋神通:「君命社稷」。

  「君命社稷」与「帝心引力」,有一定的共通之处。

  在失去“帝心”这一全方位强化buff的同时,「君命社稷」对王朝气运的利用,更为霸道。

  「帝心引力」消耗王朝气运,尚只能编织命数,再是用来布局,也需要一定的见效时间。

  但「君命社稷」,以王朝气运为媒介,几乎能做到彻底号令离朝,让整个离朝社稷,遵循他的命令——越是与王朝气运关联深的修士,即有着官身的修士,便越是难以拒绝离皇。

  一旦官身修士抗拒君命,便会遭王朝气运反噬。

  曾经借助官身与王朝气运修行得到的道行,都将反噬消失不说,在此基础上构建的道基,都将随之不稳,摇摇欲坠。

  一言以蔽之,离皇觉醒「君命社稷」,就是在绑架整个大离官身修士。

  只要离皇不下令让官身修士,一般的君命,官身修士大抵都会硬着头皮执行。

  此外,「君命社稷」可以将王朝气运永久炼化为自身气运,即便他退位传位,被他炼化的气运,也不会脱离离皇。

  这也是离皇与南君悦立下三年之约的底气所在。

  他确实可以将离皇之位传予南君悦,但没有王朝气运加持的离皇之位,除了让南君悦得以重归皇室,重入元始仙门之道统外,并不能提供修行之助力。

  届时,南君悦也只有认了这个哑巴亏。

  总之,当「君命社稷」觉醒,离皇瞬间感应到弥漫大离境内的王朝气运,正源源不断地涌入他体内。

  虽说尚未修行功法,体内无有法力下,并不能让离皇感觉自己变得强大。

  但气运加身,仍旧让离皇神魂升华,恍如得到洗礼,思绪变得清晰而敏锐,仿佛能隐隐感知到周围人和事的运势之流向。

  ————

  我感觉在家比在单位码字还累,各种琐碎事打断,哭唧唧。但是难得过节放假,还是得赶回家才行,只是写小说的不配放假,悲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sfcda.org。四方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sfcda.org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