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3章 章百廿二 我有一剑破万法_神诡异仙
四方小说网 > 神诡异仙 > 第293章 章百廿二 我有一剑破万法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93章 章百廿二 我有一剑破万法

  第293章章百廿二我有一剑破万法

  南奕修为虽跌落,却不影响其法种阶秩。

  事实上,修为跌落,甚至连体内法力总量都不影响,只影响法力瞬时输出的多寡。

  而术法神通之威能,亦与修为境界并无直接关系,乃是主要取决于本身法种阶秩。

  可修为低、境界浅,则意味着法力瞬时输出不会很强。

  施展一般术法自是无碍,但想越级施法,就会有法力供应不及之问题。

  简单说,就是修为低时,越级施法很难快速施法,需得蓄力好一会。

  若是狭路相逢仓促斗法,南奕修为跌落后,哪怕眼力再强,也将眼高手低,难以应付曹升攻势。

  可南奕行事谨慎,并不完全指望护身宝物一定能护他周全,仍旧凭借升至玄阶下品的「天子剑」,提前向陶知命借法并蓄力,保持着蓄势待发之状态。

  当曹升靠近洛宅时,南奕外放的神识,并未察觉隐匿状态下的曹升。

  但南奕「洞真」天赋,实有一层特殊视界,能直视灵光。

  「葬宝刀」并未处于封印状态,灵光甚亮,闯入南奕「洞真」视界后,自是格外醒目。

  不等曹升挥刀,发觉神识探查不见人,南奕便已经意识到恐有刺客来袭。

  当洛宅防护法阵在「九幽葬世斩」下一触即溃时,见刺客持有玄阶诡器,南奕不敢怠慢,已然主动激发「洞真」去探「葬宝刀」的底。

  于是,对于「葬宝刀」的神异,南奕转瞬即了然。

  除去早先备好的一件护身宝物已经应激而发外,南奕知悉“葬宝”之效后,自是不会继续催动别的护身宝物,而是挥袖间施展早早便借法蓄力良久的「无相借法」。

  「无相借法」,乃无相弟子筑基之后方会得授的三道术法之一,即内门真传术法。

  连无相仙门的外门弟子都少有人知,曹升作为葬元玄宗普通大斗师,自然更是不知。

  不同于「无相合」乃是借力共鸣叠加之术,「无相借法」虽带了“借”字,却是向敌人借。

  若按南奕认知,可简单理解为剪切储存之术,反过来夺走他人术法。

  当然,正常情况下同阶斗法,无相修士需要先以「无相真解」摸清「九幽葬世斩」底细后,方有下文——

  或以「无相妙法」粘贴,或以「无相伏」反制,或以「无相借法」剪切。

  奈何南奕「天子剑」天赋升至玄阶下品,自陶知命处借得压制后的「无相借法」,自然也是玄阶下品。

  以玄阶术法对付曹升的黄阶斗技,位阶压制下,甭管曹升「九幽葬世斩」蓄势多久、威能几何,都被「无相借法」轻易借掉。

  然后,以彼之道还施彼身,反叫曹升颇为狼狈,用了两招才化解他蓄势甚久的「九幽葬世斩」。

  但曹升狼狈归狼狈,心里却一点也不怵南奕。

  因为,他虽看不懂南奕适才手段,却也没想过看懂。

  甭管南奕使何手段,其修为跌落至养气大成,乃是事实。

  只要曹升攻势迅疾,不给南奕喘息之机,南奕一时半会间就根本使不出第二次「无相借法」。

  所以,曹升不必费心去想南奕手段该如何应对。

  他只循着玄宗修士的战斗直感,坚定杀念,再斩南奕,争取一击决胜。

  而南奕,一时间也确实没法再次施展「无相借法」。

  但好在,南奕提前借法蓄力的,并不止一式「无相借法」。

  眼见曹升欲以一击分胜负,被「葬宝刀」锁定气机而难以运使诡器护身的南奕,右手掐诀,以法力凝形为剑,长吟道:

  “我有一剑,可开天!”

  许是受曹升说话语气影响,南奕长吟声也激昂了些许。

  伴着长吟,清冷剑光逆冲九天、倒卷银河,狠狠撞向曹升斗技之刀光。

  霎时间,曹升色变。

  再是坚定的杀意,未等刀剑相交,便已被斩断。

  他不禁惊呼出声:“道法?!怎么可能?”

  「我有一剑」,乃是陶知命的核心法种,早已凝聚为神通种子,可称道法。

  其以「无相万相」为基,融汇万法,合于一剑,是曰「我有一剑」。

  标准版的「无相万相」,或可视作DOS攻击之术。

  但不同无相弟子,各有己道,参悟不同术法来完善法种,自会使法种神效出现区别。

  陶知命走一元派的路子,修至精至纯,融汇万法合于一剑,欲以一剑破万法,遂将「无相万相」逐步化作「我有一剑」。

  所谓「我有一剑」,确实只有一剑。

  但其神效,纯粹而又简单,乃是在出剑时选择某一特性加持剑诀。

  如此一来,针对不同场景自行选择剑诀特性,自可针对性斗法。

  再加上「我有一剑」的加持效力格外强劲,轻易便可做到一剑破万法。

  不过,想发挥出「我有一剑」剑破万法之效,很吃底蕴。

  陶知命见多识广,底蕴惊人,随意出剑即能将「我有一剑」的神效发挥到极致。

  南奕借法「我有一剑」,见识底蕴皆不如陶知命,却是不可能像陶知命曾经在南天城剑破「佛怒火莲」那般强势霸道。

  好在南奕底蕴并不局限于他自己。

  南奕在借法「我有一剑」蓄力维系期间,亦有向其他源武者借法。

  不过其他人没有玄阶法种,南奕所借之法,实是投入「我有一剑」,充作底蕴。

  当南奕正式施展「我有一剑」时,虽仍旧不如陶知命本人出剑,却也大略有了陶知命七八成风采。

  而跌境修士的七八成风采,外加玄阶下品的道法之威,自是胜过曹升使出的黄阶上品斗技。

  但见刀光、剑光甫一相交,灰蒙蒙的刀光,便在清冷剑光下一触即溃。

  原本,葬元玄宗的斗技侵略性极强,寻常术法乃至法阵,都颇难抵御葬元玄宗斗技之锋芒。

  毕竟,通向万物终焉的葬元之力,好似岁月长河冲刷洗礼,哪怕是恍如刹那烟火的术法神通,也颇难扛住。

  南奕使出「我有一剑」,却只需加持“永恒”特性,即可无视曹升斗技“葬元”之特性,然后只论威能强弱。

  于是,剑破刀光,漫向曹升。

  这一刻,曹升大恨。

  他没想到,南奕前几天在离宫斗法,还是靠着百官赞助的诸多奇诡异物来撑场面居多。

  结果等到今日他来刺杀,南奕竟一改斗法风格,不再依仗诡器,而是术法对轰以硬碰硬。

  曹升明明有着玄阶诡器「葬宝刀」,却因南奕不使诡器,几乎发挥不出作用。

  这也就罢了,偏偏术法对轰下,曹升作为素来以攻伐强横著称的玄宗修士,竟还硬不过南奕,简直是岂有此理!

  曹升大恨:如果萧宝当真召集十位大斗师一起刺杀南奕,此刻绝不至于束手无策。

  送来玄阶「葬宝刀」,看似有玄阶战力,可一旦派不上用场,就等同白给——虽名葬宝,却与送宝何异?

  电光火石的刹那,面对南奕提前借法蓄力良久、以逸待劳般的「我有一剑」,曹升根本顾不得其他。

  他奋力应对,只来得及施展葬元玄宗唯一的护身斗技,或者说锁血秘法「葬者已矣」。

  所谓「葬者已矣」,可以理解为已经死掉的人不会再死第二次。

  具体来说就是激发斗气护盾,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他人攻伐神通,降低自己所受伤害。

  与此同时,只要瞬时伤害没有溢出特别特别多,就最多将曹升重伤至垂危濒死的状态,却不会当真将曹升一招击毙。

  当其他修士听到动静,将神识探往洛宅,正瞧见黄阶上品的大斗师曹升,被养气大成的南奕一剑斩成重伤。

  而后,曹升砸落在地上,气息萎靡不说,甚至连「葬宝刀」都没能拿住,直接脱手飞出。

  ————

  从上周五到今天,宿舍终于来电了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sfcda.org。四方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sfcda.org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