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9章 章百拾六 弑君收获知耻心_神诡异仙
四方小说网 > 神诡异仙 > 第299章 章百拾六 弑君收获知耻心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99章 章百拾六 弑君收获知耻心

  第300章章百四元始一气降真雷

  斗法时辗转腾挪,实际上是在不断转移位置。

  南君悦被痴愚天魔迷惑住,愣在原地,自然因此被南奕他们斗法战场甩开了一点距离。

  当他醒来,亦可以选择是战是撤。

  不过南奕觉得,南君悦应该不会撤。

  毕竟域外天魔还在隔空影响现世,就算南君悦借着祝福加持摆脱了痴愚天魔迷惑,也依旧会多多少少地受到其他几位天魔影响,得到他觉得有理有据的结论,进而选择趁势来攻。

  果然,南奕余光瞥见,清醒过来的南君悦,犹豫了一会,还是选择加入战场,想成为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  当南君悦朝斗法战场赶来,一直苦苦支撑的南奕,立即传音李子隐,语出惊人:“道友,天剑门的功法,还有一门神通,名唤「天地有缺」,你莫不是忘了?”

  之前与李子隐斗剑,南奕惜命,方才不愿施展「秘魔舍身剑」强杀,只凭「秘魔残血剑」与之周旋。

  但嗔怒之下,南君悦不管这些,恼道:“废物,枉为重生先知,竟被人如此算计!”

  李子隐呢喃细语,道心动摇,连「天生剑心」都再难压制住异念。

  无形的反馈穿透虚空,于冥冥之中,落在李子明身上。

  他一声清喝,展开蜕凡真身,使出「元始一气」。

  南奕曾经在南天城道争幻境中同施三术,以「洞真」配合「天子剑」,并同时借法「无相合」,甚至能与公冶青天争夺南天城百姓的因果命格。

  李子明面色无悲无喜,只是顺着感应,抬头看向离京城的方向。

  南奕猜得到画诡阁修士护在离皇身边,早有准备,提前将「移形换位符」的子符设在外阙。他只在深宫稍一冒头,探得离皇护卫力量之虚实,即移形换位,将南君悦等人引出来斗法。

  他顿觉头疼,似有什么大恐怖,正要打破记忆封印喷涌而出。

  李子隐下意识地举剑。

  面对黄阶极限威能的「元始真雷」,哪怕是黄阶上品的护身手段同时使出好几样,都有可能不够看。

  两者相会,威能对冲,直接炸开绚烂强光,光耀整个离京城。

  同一时刻,天剑门山门之中,闭关打坐的李子明,像是长眠之人突然惊醒一般,霍然睁眼。

  他想也不想,毫不犹豫地扬剑直撩。

  他的思绪随着南奕低语而起伏,最终猛地炸裂,叫尘封已久的记忆沸腾喧嚣,彻底回忆起「天地有缺」之术。

  而现在,南君悦借助「元始一气」的神异,竟能以只略高于同施二术的施法负担,打出同施五术的恐怖威能。

  “为了你家师兄能破境筑基,道友何不从容赴死?”

  他没有祭出百官赞助的护身宝物。

  勉强守住心神的离皇,语气也很不快:“南奕放出域外天魔,朕不过养气修为,神识不敢外放,根本不清楚你们战况。除了知道钟离、明鸾授首,去哪得知南奕重伤?”

  于是,李子隐,殒。

  当然,这其中多多少少,也可能有着域外天魔的影响——当多位域外天魔同时勾动邪念迷惑人心时,相互影响竞争,最容易占据上风的,往往是恶性天魔勾动的认命摆烂之邪念。

  但最终,他只是叹了一声:“罢了。”

  「秘魔舍身剑」,斩!

  不过是黄阶极限威能罢,南奕同样使得出来。

  然而南君悦乃是丹师,着实不擅攻伐神通,既不能给南奕带来压力,也没法让南奕伤上加伤。

  而须臾之间,南奕根本没太多应对时间。

  “天生为剑?注定命殒于此?”

  电光巨龙张牙舞爪地直奔南奕而去时,离皇凭借「君命社稷」掺了一手,不仅不叫「龙气法禁」消磨「元始真雷」,还反过来稍作加持。

  这一刻,南君悦唤出的「元始真雷」,比之之前李子隐所使的「天罚」,更像天罚。

  紫雷降世,剑光冲天。

  “终于,应劫了么……”

  他只知道他前脚刚冲进战场,正准备对南奕落井下石,就见南奕突然暴起,斩出一记剑诀。

  李子隐没有管这些天魔。

  已经冲进战场的南君悦,急切间根本撤不走,只得硬着头皮与南奕斗将起来。

  南君悦有些懵。

  南君悦心态崩了,嫉恨与嗔怒之心大起。

  但同样出于惜命,南奕现在毫不犹豫地斩出「秘魔舍身剑」,硬撼「元始真雷」。

  相反,南奕攻势更疾,就是要趁着李子隐道心动摇一剑分生死。

  他气息攀涨,一步一步,不算很快,却甚是稳定,有种水到渠成、顺理成章之感。

  天剑门给出的答案是「天地有缺」,让幻身代替本体行走人间。

  可南奕仍在传音,如雷贯耳,震耳欲聋:“「天地有缺」,幻身凝之,借假修真,以幻补真。”

  仍旧通过黑色漩涡隔空影响现世的几位域外天魔兴奋起来,纷纷调动异力往李子隐身体里钻,要叫李子隐当场入魔。

  最终,眼瞅着剑光逼近,李子隐举剑前指,却并未运转法力催使剑诀,只是立着叹道:“罢了。”

  李子隐轻阖眼帘,放任「秘魔残血剑」及身,也完全不以法力护住心脉与生机。

  可刚要催使剑诀,李子隐想起「天地有缺」的真相,动作又是一滞。

  音在耳畔,李子隐想忽略也不成。

  南君悦十分无语。

  而四人围攻南奕一人,不说手到擒来,起码也是稳占上风才对。

  只是久在深山无人知,李子明甚至没有什么熟识之人。

  “累了,毁灭吧。”恶性天魔的耳语,好似萦绕在李子隐心底,想忘也忘不了。

  他传音道出「天地有缺」存在,登时叫李子隐心神不定,手上攻势立马泄气。

  此即「元始一气」,从入门修《元始一气诀》便开始养在体内,却无法以养气修为用出的「元始一气」。

  很显然,李子隐剑心蒙尘,在最后甚至放弃了抵抗,认命一般坦然受剑。

  “你家师兄凝聚幻身,称你为师弟。此时此刻,恐怕正等着伱身陨道消,化作修行资粮反馈于他,好助他破境筑基。”

  但一般而言,修士斗法最多同施两道术法神通。因为从同施三术开始,负担极重不说,还会有一定的后遗症。

  在「元始一气」渲染下,南君悦兼修的三道火法,临时转化法种性质,变得跟「元始真雷」一样。

  他与南奕斗法周旋片刻,竟只得眼睁睁看着南奕伤势在缓缓恢复,由重伤垂危变成重伤,然后中伤,接着轻伤。

  但如今,一切都很平静,平静到宛如寻常。

  等死,那便等死。

  尤其是随着李子隐几人的先后殒命,「均仙索」只牵着南奕、南君悦、狐千却、离皇。在离皇的拖后腿下,几人平均修为已经从蜕凡大成进一步跌至蜕凡小成,让南君悦感觉自己越打越弱。

  京城中的「龙气法禁」应激而发,竟被黄阶极限威能的「元始真雷」,逼出现形,似笼罩京城的无尽金光。

  众所周知,同一时刻叠加的术法神通越多,负担会越重,威能也会越强。

  再次浮出思绪,李子隐竟有些迟疑。

  五术齐施,五雷正法!

  这一刻,南君悦骤然爆发,神威赫赫,竟直接一口气打出五道「元始真雷」,瞬间飙至黄阶极限威能。

  因为,趁着李子隐方寸大乱,刚刚还显得是在疲于应付的南奕,竟反过来再次施展「秘魔残血剑」,斩向李子隐。

  可修行本是逆天改命之举。如何既要又要,在顺天应命的同时,逆天改命?

  筑基之时本会有天地法则响应,向亲朋好友唱名提醒。

  所以南奕也没有管域外天魔。只要李子隐死得够快,死前是否入魔并不重要。

  不然李子隐何以如此配合地不躲不闪,主动丢掉性命?

  但与此同时,深宫之中,传出离皇的一声清喝:“朕令,天诛叛逆。”

  说完,南君悦将离皇神识驱逐出识海,断掉了来自「君子状」的契约之力。

  南奕,确实是在苦苦支撑。

  李子隐心念电转,思绪繁多,甚至想过保住性命赶回山去找李子明问一声为什么。

  代价则是,南君悦后续需要静养法种,暂时无法再施展三道火法——如果「元始一气」只渲染转化一道法种,将是静养一月法种;但同时渲染转化三道法种,则是三道法种都需静养三月。

  周围宫殿,亦在威压之下剧烈地摇晃震动,仿佛天地都在颤抖。

  虽说南君悦眼下若撤了,南奕可以等后续有空再去找他做个了断。但如果可以,南奕还是希望能尽可能地毕其功于一役。

  毕竟,如果不往外追,总不能两方各处一边,互相叫嚷“有本事你就进来”、“有本事你们先出来”。

  人固有一死,或是早死,或是晚死。

  他在想:幻身究竟应了什么劫数?结下了怎样的因果?

  …………

  元始弟子的蜕凡真身,基本没有异状,只是整个身体都升腾起蒙蒙雾气,不断同化渲染周围环境。

  电光巨龙甫一凝形,甚至还未降下,原本横亘在战场上方的黑色漩涡,便不战而溃,直接被雷霆威势摧毁。

  可南奕剑斩李子隐后,气机锁定南君悦,竟毫不停顿地主动攻向南君悦。

  语毕,南奕斩出的「秘魔残血剑」已然及身,在李子隐心口炸出碗大的空洞。

  他再施展「元始真雷」,算上「元始一气」相当于五道术法神通叠加,威能极其恐怖。

  南君悦当即止步,便欲抽身急退。

  天穹仿佛被撕裂开一个巨大的口子,五道狂雷紫电从中钻出,交织汇聚成一道狰狞的电光巨龙。

  “再者,朕之手段都在深宫内。你们跑到外阙斗法,朕鞭长莫及,如之奈何?”

  这一刻,南君悦将离皇定下的三年之约抛诸脑后,只想着如何保住性命。

  他不知道南奕有在跟李子隐传音说什么。

  …………

  李子隐虽然忘记了「天地有缺」一术,也在主观认知上忽略了相应异常,却更多像是知见障,可以被打破。

  他只是对识海中的离皇神识怒道:“卫元昭!适才南奕重伤,你为何不让狐千却出来参战?或者你若有其他手段,为何不拿来用?难道非得犯傻,等我们身陨之后,你再来设法应付南奕?”

  但手段不如人下,南君悦纵有嫉恨之心,也不至于失去理智地想着与「全愈」在身的南奕以伤换伤。

  不过,南奕同时也是在示敌以弱,尽可能地让南君悦决定趁势攻杀,而非果断撤离。

  坦白说,离皇确实可以叫屈。

  既没有天地唱名,李子明本人也不曾吟诗长啸。

  不过幻身身陨的因果,终究让李子明抬头,顺着感应看向离京城。

  南奕也没有管这些天魔。

  离皇自然不会叫南君悦等人别追出去。

  唯有蜕凡修为,方能展开真身,唤出「元始一气」以拼命。

  他道心动摇,思绪大乱,已然无视了域外天魔的小动作。

  原本追着南奕猛攻不已的李子隐,竟忽然萎靡不振,放弃抵抗,任凭南奕一剑炸心,就此毙命。

  他甚至怀疑李子隐和南奕在演他。

  不过李子隐的迟疑,并不会让南奕剑诀变慢。

  但南奕看向落下的「元始真雷」,眸中丝毫不带惧色。

  当南奕提及此事,李子隐自个,恍惚间终于意识到自己似乎确实少了一道神通法种。

  因为恢复伤势需要时间,在李子隐紧咬不放、贴身斗剑的情况下,南奕只能勉强保证伤势不至于继续恶化太多。

  待幻身殒命,即可视作幻身应劫。而当幻身应劫而亡,本体逃过一劫,自然是改命成功,可以凭此涌现逆天之势,一口气破境升阶。

  天剑门的功法,需要体悟天心、顺天应命。

  “原来,假的,全都是假的。从来没有什么魔修暗算,从来没有什么李子隐。”

  “原来,自己竟是幻身?”

  毕竟,南奕看似在疲于应付李子隐的猛攻,实际上却是胜券在握。

  李子隐有些本能地抗拒,意欲放弃思索,不去细想。

  不过「元始真雷」得离皇加持,威能比之「秘魔舍身剑」要稍强一分,仍有余威落下,将南奕炸得须发直竖、外焦里嫩。

  ————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sfcda.org。四方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sfcda.org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