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0章 章百拾七 日更万字点点侠_神诡异仙
四方小说网 > 神诡异仙 > 第300章 章百拾七 日更万字点点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300章 章百拾七 日更万字点点侠

  第301章章百五离皇复盘未必输

  南奕「秘魔舍身剑」剑诀后发,仓促硬撼「元始真雷」,威能略逊一分,仍被紫雷余芒劈在身上。

  这一劈,直打得南奕身上琉璃净火都在乱溅,一度气息萎靡。

  但南君悦并未趁势攻杀,而是早在打出「元始真雷」的同时,不等南奕应对,便已展开遁术外逃。

  因为南君悦知道,南奕曾用「秘魔舍身剑」强杀杜元甫,同样能使出黄阶极限威能的攻伐神通。

  在明鸾已死,没法以「止戈之约」限制南奕时,南君悦清楚单纯一记「元始真雷」奈何不了南奕,只是凭此拖住南奕罢了。

  他展开遁术,不再管什么三年之约,果断撤往宫门方向。

  只因南君悦施展「元始一气」跟「元始真雷」,便说明其至少修有《元始天尊法》,当与皇室血脉有关。

  而且,托南奕祭出「魔临」珠的福,让离皇想起了域外天魔的存在。

  届时,南奕哪怕本有机会斩杀离皇,为防备离皇「君命社稷」强令百官,也将在百官入宫后,不得不撤离。

  就算东凌天的十二金钗销魂阵没能拦下南君悦,皇室宗老也未必会让南君悦成功遁走。

  短时间内,南奕借法用出,甚至会比他俩本人眼下施展更显强势。

  借助「冰清玉」确保自己不受域外天魔干扰迷惑,全然冷静的离皇,意识到自己的失误。

  原本,「龙气法禁」一视同仁,哪怕是增益性质的神异效果,作用到离皇身上都会受到削弱。

  毕竟众所周知,气体魂心四相中,仙门修士以心修为主,魂修、体修为辅,失之气修,法力有限,不擅久战。

  南奕走一步看三步,只看了一眼南君悦远遁而去的背影,思绪便已飘到皇室宗老的反应上,隐有猜测。

  眼瞅着明鸾、钟离、李子隐先后毙命,又有南君悦远遁外逃,局势可谓是急转直下。

  再者,他借助春秋蝉第二次重生,将是重生至三十六年前。这一世时间充裕,就算想着尽可能多地搜集坎朝情报,也不必太在意十天半个月的时间。

  (注:只要南奕没主动解除“与仙同甘”之效,遁走的南君悦若再次靠近南奕,同样会继续均衡修为。所以不存在先跑远处恢复修为,再重新折返杀回来的做法。)

  而接下来直面有着「龙气法禁」庇护的离皇,南奕要顶着「龙气法禁」的压制斗法离皇,其实并不会比斗法南君悦几人来得容易。

  若是错开时间,百官未必能私下勾结南奕谋划刺杀之事。

  但在想起域外天魔存在后,离皇用掉一个「冰清玉」澄清心神,让自己以冷静思绪进行复盘,登时意识到自己的失误。

  若无「天子剑」聚众之力带来的真气、内力储备,旁人哪怕有着类似「全愈」的手段,也未必能在四位修士围攻下支撑太久。

  离皇没有提前意识到这种可能性,一直抱着重生者高高在上的优越心态,视众生为棋子,终遭命运反噬,至于此劫。

  为此,他干脆立下三年之约,乃至三月之约,设法稳住南君悦与李子隐;并抓紧时间,服食血丹入道,强颁谕旨,兴兵北伐。

  虽说因为尚未重新凝练蜕凡道基,不曾凝结真身,苏光两人的蜕凡修为名不副实,若论斗法只比养气修士强。

  可两人一身的术法神通,却是实打实的黄阶上品层次。

  原本,东凌天展开十二金钗销魂阵堵住宫门,百官全都跟走过场一样地轮流闯阵,稍微试了试东凌天手段,便即摇头晃脑地出阵,自叹弗如。

  但并未闯阵的另几位皇室宗老,不约而同地同样施展遁术,追在南君悦身后。

  不过南奕知道,南君悦未必能遁走多远。

  这还是因为「全愈」天赋优先耗的是内力,施展「秘魔舍身剑」则是抽取的半数真气。

  但毕竟已斗了小一个时辰,还是独战四人,施法急促,南奕法力已然耗去近半。

  几位在宫外看戏的皇室宗老,顿时一惊,接着对了对眼神,各自颔首。

  随着南君悦远遁,超出「均仙索」的作用范围后,余下的南奕、离皇、狐千却三人,修为虽仍处蜕凡小成,却很是接近蜕凡入门。

  狐千却心念麻木,宛如一片死水,早已懒得在意当下局势。

  在南奕调息时,前几日还意气风发的离皇,也在思虑现况。

  虽然从头开始,很是浪费时间,但毕竟是一条退路,让离皇不惧刺杀。

  东凌天反应过来,啧了一声。

  奈何他瞧不起寻常散修刺客,又误判了南奕方位,以为南奕应该戴着「长生戒」远在齐郡,不曾防备南奕,便于今日落入了南奕算计。

  但苏光与洛无极,分别转入了玄黄星君跟宁元星君名下道统。

  局势演变,何至于此?

  太急了,实在是太急了。

  南君悦想要遁走,最终得问皇室宗老放不放人。

  狐千却化作一道影子融入离皇身体,竟使离皇长出了一条如光似影、半虚半实的狐尾。

  离皇意识到,在发现戴着「长生戒」的“南奕”传送回汉郡时,自己出于情况失控的气恼,立马决定服食血丹入道,或许是受了骄矜天魔影响而不自知。

  而且,「长生」天赋稳住生机不失,也为「全愈」疗伤消耗减了不少的负。

  南君悦不做停留,一道遁光飞掠,即越过十二金钗销魂阵遁出皇宫。

  当离皇传来指示,狐千却随之响应,施展变化神通「影从」,附身离皇,或者说与离皇合体。

  要说皇室子弟的数量,肯定是为数不少。毕竟传至七代之后,才会不被列入皇室血脉。

  是以,在上任离皇正德帝暴毙后,大离皇室甚至找不到适龄的皇室修士来继任皇位。

  …………

  而这一世,重生者身份滋生的优越感,最易引来骄矜天魔暗藏心底,暗生骄矜之意而不自知。

  但在南君悦施展「元始真雷」时,一位皇室宗老竟突然闯入阵中,叫东凌天放他进宫。

  可惜事已至此,意识到失误在何处,也难改画诡阁几人已然或死或逃的局面。

  离皇重生一世,自诩大气运者,心中只计算着该如何利用春秋蝉的几次重生机会,走出模拟长生路。

  不过「龙气法禁」的这种庇护,是权贵人物修为越低,庇护之力就会越强。

  调息时,南奕思及自身,略微捋了捋思绪。

  南奕适才斗法南君悦几人,只向燕青云、郭来借法,是因为相应手段多半早已为画诡阁所知,属于明牌,并非出奇制胜之道。

  宋忠、裴清雪、裘长生、程龙、孙不悟五位,或是养气修为,或是无法可借,只能在必要时借取法力,暂不多说。

  不过离皇依旧不慌。

  包括救下南奕,看看内功武道是否有可取之处,都是离皇的尝试之一。

  与此同时,南奕还未向陶知命、苏光、洛无极借法。

  而且,离皇自觉,也不一定当真会落到被迫重生之地步。

  所谓骄矜,狂妄傲慢自以为是。

  …………

  毕竟离皇前世,陷于庙堂博弈,本就没怎么重视心性修行,甚至连死前晋入玄阶,都是靠的服食「万婴灵丹」。

  而此时,一如南奕所料,宫门外的几位皇室宗老,确实有些被惊动,诧异不已。

  离皇有考虑过百官因此不满,或会请得刺客出手的可能性。

  就算此人不是去帮离皇,他也不能放。

  而他施展「元始真雷」的动静又着实不小,必然会惊动皇室宗老。

  但再是为数不少,最终能入道修行的皇室修士数量,也不会比一些大世家强上多少。尤其是世家庶出子弟,还可能会有灵根不足者敢于赌命一般接引源炁;皇室子弟灵根若是不足,却基本不会行险,只坐享富贵。

  但离皇万万没想到,他这一救,让南奕逃过命定的死劫后,竟瞬间勃发气运,同样成了大气运者。

  离皇终于意识到,自己这一世,是陷入了和南奕之间的气运之争。

  但离皇有「君命社稷」,可以主动干涉「龙气法禁」,使狐千却的「影从」,彻底加持于他。

  他俯视众生,将百姓、百官,乃至四大王朝,尽皆视作棋子,想着通过重生,尽可能地搜集情报。

  而没了让离皇事后能不做追究的台阶,东凌天只要放了一人进宫,其他官员都有可能在顾虑之下,就此当真闯宫。

  好在南君悦施展遁术,很快就在往宫门外遁逃——因为除了出宫的主干道外,离宫其余区域都暗藏凶险,不得擅闯,更不得擅飞;南君悦亦只得硬着头皮,尝试从宫门附近遁逃。

  但要往远的说,问题根源是出在南奕的崛起,在多个方面影响了大离局势。

  再加上洛家借有玄阶诡器「封神印」,无论离皇还有着怎样的手段,南奕心中都底气颇足,并不胆怯。

  南奕凭借「均仙索」将离皇拉至蜕凡修为,斗法之时,反而不会像对付养气期离皇那般束手束脚。

  因着闯阵的皇室宗老在与东凌天斗法,十二金钗销魂阵顾不上拦截从宫内往外遁逃的南君悦。

  等南君悦遁走,他便随之而去。

  因为,若南奕力有不逮,最终未能成功斩杀离皇的话,东凌天哪怕只放了一人进宫,都将毁掉百官没能及时入宫护驾的借口。

  而正与东凌天斗法的宗老,也罢手休战,同样出阵追去。

  所以,东凌天当下寸步不让,竟与这位皇室宗老当真动起手来。

  “南奕”传送离开,对于自以为掌控局面的离皇而言,无异于打脸。

  大不了,舍了这一世,继续重生。

  只说近的,问题是出在孔谦之死,出乎离皇预料。

  而且,给南奕定莫须有之罪,以及兴兵北伐,两件事也大可错开时间。

  因孔谦亡故,离皇只得赶在局势失控前,仓促收服画诡阁,没能彻底拿下南君悦与李子隐。

  「影从」:甘为君影,枝附影从。

  他今年三十九岁,若再次重生三十六年前,则将是三岁,堪称从头开始。

  毕竟早先还不觉得,现在看来,苏光、洛无极新得的术法神通,正是为对付离皇而准备。

  就算与南君悦立下三月之约,也没必要半个月多,便着急忙慌地服丹入道,进而不得不以天赋「君命社稷」压制百官。

  南奕忙于施展「秘魔舍身剑」,顾不得南君悦,任他远遁而去。

  有着缘法纠葛的两人,不知不觉中,竟最终走向了气运之争。

  他略作调息,由内而外地恢复伤势,不考虑法力消耗,看起来倒像是仍处于全盛状态。

  而此时,离宫之中,竟有一位并不被皇室记载在案的修士,施展出「元始真雷」。

  而余下三人,陶知命已然筑基,倒是最多能让南奕借取黄阶的「无相合」。

  离皇出于对内功武道的好奇,改变历史,间接救了南奕一命。

  结果这一救,犹如放虎出笼,竟使原本不甚起眼的南奕,气运勃发,陡然牵动了不少局势。

  宫内,南奕抖了抖身子,震碎体表被紫雷余芒电焦的皮肤,洒落一地焦皮。

  离皇因此气恼,甚至有些上头,直接便决定服食血丹入道,觉醒天赋「君命社稷」,强令边军兴兵北伐,去试探坎朝当前时间段的底细。

  很显然,事关皇室秘辛,此人故意闯阵,其实是存了不让南君悦落入东凌天十二金钗销魂阵的心思。

  甚至于南奕若想继续对付南君悦,也可能会有管闲事的皇室宗老出手,叫南奕莫急,容他们弄清楚状况先。

  可南奕不仅有着真气、内力作为额外的蓝槽,必要之时,还能借取源武者法力,却是个特例。

  因为包括皇室宗老在内的百官,正被东凌天堵在离宫之外。

  他看向狐千却。

  南奕一直不借,正是为了留着对付离皇。

  东凌天当然不让。

  离皇心念电转,顾不得纠结南奕凭什么能剑斩明鸾三人,仔细做起了复盘。

  调息完毕的他,再一次昂首闯入深宫。

  不过他也不做评价,只继续以十二金钗销魂阵堵住宫门,继续陪宫外的百官走着过场。

  然后,他自乾坤戒中取出一枚天狐果,一口吞食,竟使身后的狐尾从一化九,变为九尾。

  ————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sfcda.org。四方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sfcda.org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