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章 章六七 勾栏听曲好去处_神诡异仙
四方小说网 > 神诡异仙 > 第67章 章六七 勾栏听曲好去处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67章 章六七 勾栏听曲好去处

  第67章章六七勾栏听曲好去处

  “规矩如衣服,披在身上即可,可别太往心里去。”陶知命感慨道,“尤其,还是别人的规矩。”

  其语气唏嘘,像是在感慨过往,俨然一副有故事有经历的模样。

  而在神诡修行界,有故事,往往与有秘密挂钩。

  南奕自不会贸然问起陶知命的过往经历。

  但他有着「洞真」。

  【志名:真愚道人-陶知命。】

  【志类:灵修。】

  【阶秩:黄阶上品。】

  【志述:大离王朝-无相仙门弟子;诚友书店店家。】

  【生龄:五十五岁又四月。】

  【寿元:两百岁。】

  【境界:炼精化气境·二次蜕凡。】

  【功法:无相衍法真经。】

  【法种:▇▇】

  【状态:跌境(龙气法禁压制)。】

  在看到陶知命时,南奕直接愣了一下。

  他万没想到,书院为他安排的引路人,竟是一位跌境修士。

  凡百姓聚集之城,皆设有龙气法禁。法禁之下,诸邪辟易,神诡受限,仅可正常容纳黄阶事物。

  若有高阶修士出现在龙气法禁内,则会被消磨道行——且待得越久,消磨越快。

  是以,在南山县时,许贤才不欲在城内久待,取走许洛的替命黑猫,给了南奕一块度厄令,便匆匆离去。

  但陶知命,却是待在郡城之中,道行消磨直至跌境,重归炼精化气境的蜕凡期。

  听着陶知命感慨规矩如衣服,南奕不禁猜测起来,陶知命,会否是曾经过于顾忌他人规矩,反入了修行歧途,以至于故意入城消磨道行,重定道途,二次蜕凡?

  不过,不管怎么说,能有跌境修士做引路人,肯定比寻常师兄做引路人来得要强。

  所以南奕先前,见陶知命像是性情中人,豪放洒脱,便也不再端着,直接陪陶知命坐在地上饮起了酒。

  而此时醒来,不知是否是仙人醉的效果,南奕竟觉精神通透,浑身舒泰。

  像是放下了心中重担,颇为轻松。

  陶知命对南奕道:“李太华前日与我说,半月之前,你家人命丧于魔教妖人之手,独你侥幸存活,还得了度厄门道友给的度厄令。”

  陡然闻听此言,南奕先是一怔,旋即反应过来:多半是因度厄令之故,李太华稍稍调查过他的情况。

  但许贤去得匆忙,只给了块度厄令给南奕便不再多管。如此情况下,连杜元甫都不知道这块度厄令是许贤给的,李太华自然也难以知晓详情,只能从县府那里了解到南石村发生惨案,猜测南奕或是被度厄门道友救下。

  陶知命还在说着:“我虽不知你选择无相,是否是为了他日斗法,好找永恒明火教复仇。但我想说,既入修行,便该问清本心,自求修行之乐,而不是为他人、他念修行。”

  “适才一见伱,便觉你心思颇重,许久未曾放松天性,略显沉闷。长此以往,极易滋生心魔却不自知。”

  “所幸李太华也看出这点,让你带了坛仙人醉过来。仙人醉,醉仙人,一醉消得百千愁。”

  “我倒是不指望你彻底放下过往恩怨,但你可以记住自个现下模样:心如明镜,身无纤尘,正是天性本然也。”

  “日后修行,若是你能放松天性,不拘外物,不仅藏精养气事半功倍,更是不易生邪念。”

  南奕听了,大为震撼。

  不管是李太华还是陶知命,身为无相仙门的修士,虽无「洞真」天赋,却有「无相真解」,见微便可知著,轻易看破南奕的表相。

  在南奕以「洞真」窥探陶知命面板时,陶知命也一眼看出南奕心思颇重。

  所幸,不了解详情下,李太华与陶知命不疑有他,皆只道南奕是背负血仇,走脱不出,却要为照常生活而强颜欢笑,无端戴起了面具。

  但其实,南奕一直戴着的,是名为「南一」的面具。

  穿越至今已一月,南奕虽做不到完全与原身一个性子,可也一直约束着自我,不敢过于放纵。

  久而久之,南奕也险些忘了,自己还戴着面具在。

  但从南山县来到南天城,已是新的环境,且原身父母已亡故,南奕恍然醒悟,自己不必再刻意扮演南一了。

  他只需要做好自己,并在日后力所能及的范畴内,多找找永恒明火教的麻烦,替原身尽力报仇即可。

  他悟了。

  在陶知命面前,南奕也不刻意遮掩心思,直接带着恍然模样,长揖道:“多谢师兄指点,师弟今日,收获匪浅。”

  南奕嘴角带着不甚明显的笑意,语气恳切,却又透出一丝轻松。

  他是真的彻底放松了下来,知道自己在陶知命面前,若是刻意遮掩反为不美,便干脆不遮掩了,也不去管陶知命会怎么想。

  反正,他此刻,是真的精神通透、浑身舒泰。

  而见南奕突然这般洒脱起来,倒是陶知命微微有些错愕:

  血海深仇,这般轻易便放下了、看开了?

  观南奕欣然自在的模样不似作伪,陶知命蓦然想起了李太华所说:天生道子。

  难不成,还真是个天生道子般的心性?刚劝他放松天性,便立马能做到澄心净念?

  陶知命啧啧称奇。

  他看了眼外面天色,说道:“师弟初入修行,我也不与你说太多。你先回去休息,等明日用过早膳来书店,我再与你说说日常功课中的修行法门。”

  南奕却笑道:“师弟刚刚醒来,正是精神,不急着休息。不如师兄辛苦下,今晚便先说说日常功课的门道?”

  “好师弟,我让你别拘谨,不用太顾及规矩。”陶知命笑骂,“你就当真一点也不客气,第一天便想叫我加班上课不成?”

  “都是师兄教得好嘛。”南奕笑意不减。

  陶知命莞尔:“你今日饮了半坛酒,回去修行,自可增进半月道行,不必惦记这一天半日的。再者,日常功课需要在店里做工,你提前知悉法门也是无用。”

  南奕有些讶然。他以为日常功课,即平日里积攒灵性的修行法门,也只需要躺床上打坐即可。不成想,此世修行的日常功课,竟似真的与日常行为有关。

  修行修行,当真是既修且行。

  陶知命催促道:“快去快去,莫误了师兄勾栏听曲的行程。”

  “勾栏听曲?”南奕双眸微动,打趣道,“郡城还有这等去处?师兄何不带我一程?”

  ————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sfcda.org。四方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sfcda.org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